首页 > 书库 > 《石溪竹》石溪村 蕾丝 石溪竹同人

石溪竹

现实连载中

主角叫石溪竹,唐珊珊的小说是《石溪竹》,它的作者是源洪亮最新写的一本现实小说,书中主要讲述了: 自习课上。唐珊珊正拿着一本《红楼梦》小说看时,武全贞过来借走了数学作业本。李实又来借语文笔记本,她尽数拿了出来,递过去后便接着看

阅文集团|更新:2020-09-04 16:22:51

在线阅读
  • 读书简介
  •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  • 评论
主角叫石溪竹,唐珊珊的小说是《石溪竹》,它的作者是源洪亮最新写的一本现实小说,书中主要讲述了: 自习课上。唐珊珊正拿着一本《红楼梦》小说看时,武全贞过来借走了数学作业本。李实又来借语文笔记本,她尽数拿了出来,递过去后便接着看

《石溪竹》免费试读

自习课上。唐珊珊正拿着一本《红楼梦》小说看时,武全贞过来借走了数学作业本。李实又来借语文笔记本,她尽数拿了出来,递过去后便接着看小说。前桌的石溪竹,探出头去瞧了瞧她,欲埋怨她不该借他们照抄作业,见她那聚精会神地看着那本小说:看着看着,那大眼睛眯成了一条缝,细观察才发现眼中水汪汪的,溢出泪来。石溪竹放下词牌子手抄本,问:“你将作业借他们去抄写,这不是误了他们吗”,唐珊珊不以为然:

“不然象他们这样的整天玩鸽子弄狗的,只求混个毕业名份的,还会有什么作为吗!把火红年代写成大红年伐,狠学狠用老三篇写成狼学狼用老三篇。另外,我们就是毕业离校那一天,你细想想,我们又学到了什么,学着多少?走向社会后能干点什么?是。让仓颉落泪的蹉跎一代人。毕业回生产队,能看准工分上墙表就行了。”

“也是啊。”

“其实,也听到了有些同学说的话。‘谁也别美,学好学坏都是回生产队种地。’我们学习好有用吗?现在用人都看的是根红苗壮,什么叫根红苗壮,不就是老子英雄儿好汉,朝内有人好做官吗。还有就是嫉贤妒能又说了算的人,他们宁愿用这些学习差的,也不会重用你我。你信不信,我们俩回村里肯定也失败”!听到这里,石溪竹叉开话题:

“珊珊,你喜欢《红楼梦》中哪个人物”?

唐珊珊眨了眨明亮的大眼睛:“从看到这回来说,我现在林黛玉是够不上,晴雯差不多,我倒希望做王熙凤”。石溪竹打量她那两眼正陷入沉思之中,有些迷惑不解,她这是怎么了:

“你这是气话吧,凤辣子有什么好,大观园里有那么多名流,你怎么偏偏相中了一个阴险毒辣的恶婆子,一个心秽如粪土,外具花柳之姿,内秉风雷之性的人”?

“千年媳妇熬成婆,我就不信我……”珊珊说到这里,从思路中觉悟过来:“哈哈,我这是在乱说些什么呢”,再看石溪竹,正鬼头地笑着挠着发头。于是,唐珊珊给了他一拳:

“你还有心拣笑话,会比我强多少么”。

“大洋娃娃”,石溪竹一本正经的:“你会有一个美好的前程的”。

“你会算命”?

“不,我是敢肯定的,我相信我的预感是特别灵的,毕业后你不能放弃学习”。

“那你说朱雪娇会怎么样”?

“她最大限度能干到市里去,她是一代天骄”。石溪竹说完了,却依然看着唐珊珊。珊珊也看着他,她伸出一只手摸了摸石溪竹的脑门儿,自语道:

“不热,也许是准的”。石溪竹安慰唐珊珊道:

“你应该继续努力,好好干,争取毕业前入团,否则象你这种情况回生产队干农活后就更难了。我好在大哥在父亲是着凉的之前入了团,为弟弟打了个先例好底儿,所以二哥也就理所当然入了。我回乡也就有了接应。你唐珊珊是家中老大,又孤门独户,回村后无所帮带呀”,唐珊珊目光暗淡:

“你觉得这好好干就能成吗,我哪个方面没做到呢,不过你倒不必过于悲哀,你的条件会比我强。校团委曹老师家住杏花村,他对你我两家的底细了如指掌,向我们家孤门独户,况且人走茶凉,又吃了官事,既有良知,也不敢同情。你们石家虽也是孤户,但是,石家两支小哥们就十个,自然是个方兴未艾的望族,你们这枝儿专门玩文的,你叔叔那枝儿便是玩武的,说打就捞。聪明的人想得罪你们,势必也得掂量掂量这其中的分量。”石溪竹笑了接一句:

“你了解我家真够细的呀。”唐珊珊依旧一本正经地讲下去:

“这满园教师谁不敬慕你父亲教育界元老大名,其中赵云凤老师、王天明主任都是他老人家的同事,任启太老师又是他的学生。如今区里各部门有很多也是他的学生,旧时的学生拿老师是非常敬重的,只是你家父死性不愿走后门而已。虽然不联系了,这些人际圈里人也不会主动去拆你的台!只要班级里报上去便通过了,你入团的难关只在班级里一个人,而我则校里也不会通过的。你,好在她对你还有那么点意思……”。石溪竹凝眉似乎在自语:

“没想到你们俩个之间的鸿沟越来越深了。我还满以为中学重逢,是一个最令人快慰的事。小的时候,我们在一起生活的日子里,该有多好哇!在一起挖野菜,一个瓜掰开大家吃。现在我很想能帮你。”

“谢谢了,不过你又有多大的能量呢,你是龙得盘着,是虎得卧着。现在你有才气,你能行,那不顶用,得有伯乐给你露脸的机会。就拿我们中学来说,它本身是我们沉香湾公社最高学府,可主宰控制它的最高权利者,竟是一个读信都锈口的,本中学一把手林兴礼。他不就是,原东台村的一个土改干部吗,现在的伯乐也也只看马厩了”。

“我准备联合同学们,为你争取全校国庆大会主持人的机会,这样会对你有益”。

“你总是这样天真可爱,那高层的朱雪娇、赵月环往哪里摆呀,还有中层的田静、姜艳去做什么”?

石溪竹不想听下去了,他起身来到了曹正老师的办公室前敲门:“请进,石溪竹同学,有什么事吧”?石溪竹显得不慌不忙:

“曹老师,小学时您就是我们的辅导员老师,您作为田静的姐夫,也算看着我们长大的,我和你商量一件事能答应我吗”?

“说吧,只要不违背原则”。

“我请求批准唐珊珊主持校国庆庆祝大会”。

“噢,我当什么事呢,”曹正老师转脸瞧了一眼另桌边的许跃老师:

“这个,前年唐珊珊参加了诗展,还沒有不良反应哈?你看,石溪竹的推荐,并且再有两个月也毕业离校了”。许跃点头:

“是,看今年的大气候也宽松很多。”

“对于可以教育好的子女,他们有才能的,就更应该让她们多为革命事业多出力,如果不出力的话,我们还不放过她呢!你说是吧,许老师”。

“那是、那是”。许跃连声答应,扭头问石溪竹:“最近放学还和雪娇一起走没有”?

“嗯”,对不起许老师,上次借您的车误了下班时间了吧”,许跃温和的笑着:

“没什么的,是我出心借你的”,石溪竹面向曹正,曹正慷慨地说:

“这个事,我答应你了。老贫代表和主办单位的语文组的老师们我去说。田静、姜艳他们在美术组还要忙着国庆美展,雪娇、月环、和四年一班葛山,组织文艺节目,总之,各种形式的艺术选优参加庆祝活动,人手还真的紧缺……初建涛、金刚、刘星组成国庆期间安全防范小组”。

“谢谢曹老师”。石溪竹高兴站起转身走了出来……

初建涛、金刚、刘星穿草绿上衣兰裤子,带着黄色执勤袖标从四年二班门前走过,直奔诗歌展室、美术展室,石溪竹突然想起:

“该去看一看姜艳、田静诗画展搞得怎么样了。”他赶忙贴完了班里的墙报,剩下的活儿安排给李实和武全贞,自己便向诗画展室走去。望他远去背景,李实和武全贞私聊起来:“武全贞啊,女同学你都喜欢谁呀?”

“我喜欢朱雪骄和姜艳啊,朱雪娇肯定不喜欢我啊,她太抢手了,不可能轮到我。你呢?”李实所问非所答:

“要毕业了,各奔他乡,都在考虑后事了。胡志跟我说过他喜欢田静和赵月环。”武全贞听了李实这些讲述不耐烦道:

“别整那沒用的,我是问你呢!”

“啊,我呀。其实我都喜欢。”

……

“呵!美展作品还真不少,田静、姜艳二位真是巾帼不让须眉”,石溪竹这么一说,田静、姜艳忙迎上前来:

“你尽挖苦人,给提点意见”。石溪竹笑了:

“你们看我象那种人吗”,他环视一下展室,一片深情地说:

“我的好同学啊!可惜我们小学时的那次画展没有展成”。

此刻另一边也打起嘴仗来,那三个执勤的和胡志在辩论,胡志红着猴脖子脸,冲着初建涛喊道:

“不管怎么说,你的这三幅画,就是有才子佳人那封资修色彩”,初建涛也不示弱:

“我这可是受水中隐士华道玄前辈的指教,不信你问一问石溪竹,早年老人曾临摹过苏琪的《猫图》送给石溪竹父亲呢,老人家常说我们的家乡美,人更应该美,我画的这三位都是古为今用的现代人。我倒要说你猴子的那龙字书法有问题呢,龙是有其名无其实的东西,带有神的色彩,象征着两千年的封建统治。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,也不靠神仙皇帝!得啦,这样咬文嚼字没个头,打棍子扣帽子,让人都沒法活了,世间什么都是错的了”。猴子胡志火了:

“照你这么一说,咱们的美术作品全都得撤下来了。你可知,我这书法也是受神花阁那护林员李志老先生的栽培,行了,今天的唱高调是我先惹起来的,报欠。”

“不”,初建涛得意地指着三幅水墨国画:“你说我的作品,它就是反应不出时兴色彩,那也体现文艺为工农兵了呀,你细看着图画上的人物,都是我们班的同学吗”,胡志应声才细心看去:

“别说,还真都很面熟呢”,初建涛美滋滋的:

“我真的是没好意思写出她们的题目。请问你这聪明的猴子你能为它们命出名字来了吗?”胡志逐个看了又看,想不出什么,便说:

“这不是胡闹吗,你这瑜亮之才,谁能猜得了”!

“那到不是,而是知者不怪,会则不

《石溪竹》精彩评论

    文笔流畅,故事设定其实很常规,但女主(石溪竹,唐珊珊)设定很新奇,一个美颜盛世的泥石流女主(石溪竹,唐珊珊)在一个风格其实很正经的文里太有反差感了,本来悲伤的故事变的很搞笑,让苏点变的很容易接受。我很喜欢这种风格,主角(石溪竹,唐珊珊)可以搞笑,但故事一定要是正经的,故事背景也搞笑的话整个故事就变得非常不真实非常浮夸,我反而难以接受。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言情小说排行

    人气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