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书库 > 《伴帝君》帝君单职业 百度云 伴帝君YAOI

伴帝君

古代言情连载中

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《伴帝君》的小说,是作者云裁创作的古代言情小说,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,比较不错,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。 晨露未晞,地阔天高,初秋的天透着凉爽与畅快,我破天荒穿上了兰七嫂为我准备的裙裳,海棠粉齐胸缠枝百合滚边襦裙,发髻上斜斜地插了一根

|更新:2020-08-26 08:23:08

在线阅读
  • 读书简介
  •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  • 评论
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《伴帝君》的小说,是作者云裁创作的古代言情小说,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,比较不错,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。 晨露未晞,地阔天高,初秋的天透着凉爽与畅快,我破天荒穿上了兰七嫂为我准备的裙裳,海棠粉齐胸缠枝百合滚边襦裙,发髻上斜斜地插了一根

《伴帝君》免费试读

晨露未晞,地阔天高,初秋的天透着凉爽与畅快,我破天荒穿上了兰七嫂为我准备的裙裳,海棠粉齐胸缠枝百合滚边襦裙,发髻上斜斜地插了一根粉玉蔷薇花钗。

手持铜镜仔细端详着自己,眼睛的颜色过于蓝,眉毛黑中有点带赭,唇不涂而红,还不是纯华夏族的淡红,倒更像是口含朱砂一般。

一张色彩过于斑斓的脸,不施粉黛,素衣素裙其实才最是合适我。

当我推开房门的时候,趴在窗格子上看我的静安早就夸张地喊起来:“仙女姐姐,榕树庵出了个仙女姐姐。”她倒喊我姐姐了,想我还比她还小了一个月份呢。

“小声些,别吵到师太了。”

“可是去和外面的小哥哥赏枫叶。”静修压低声音道。

“我呀,是去做一件顶顶重要的事情。”我神秘地一笑,出了榕树庵。

想来,初雩先生并没有直接劝我离开青螺坊,但我下定了离开青螺坊的决心。

至于离开青螺坊,是否搬回金兰馆,我还得考虑考虑了。

兰七嫂相夫教子按部就班的生活显然不适合我。

我相信若是搬回金兰馆,有这位以夫为天的嫂嫂相伴,不说琴棋书画、女红茶艺,那笑不露齿,坐不驼背,目不斜视肯定一样都不能少,头疼得紧。

宇文赞果然等在门外榕树下,他一见我立马攒起了眉头:“那春卷皮没有了,你倒是比在瀛洲城更妖冶了。”面罩说成春卷皮,还说我妖冶,我都忍了,本姑娘今天高兴。

听兰七说陆家小姐的母亲身子不好,希望女儿早点完婚。

“你不忙着打点娶娘子过门,倒跑来教训我,你以为你是榕树庵的土地公啊。”

“我岂止是榕树庵的土地公,我还是整个陵州城的土地爷。”吹牛斗嘴是我和宇文赞的拿手绝活。

“说正经的,你忙你的去吧,以后也不需要你过来了。”

“不行,听说昨日有人让你作陪。”

“让我作陪,怕是做梦。”我嘟着嘴,抠着榕树上苍老的树皮,今天我的指甲都破天荒涂成了丹蔻色。无论深红浅红,都是一种喜气的颜色。

“如果是我当值,郕王让你作陪,你说我当着他面拒绝会怎么样?”宇文赞的问题很是奇怪,我也懒得回答。

“没有了庇护,就得自己保护好自己。青螺坊是供人开心赚人钱财的地方,如此我行我素,叶娘子难做,就算是郕王也会因为我的不识抬举而心生不满。”我叹了一口气。

宇文赞没有说话,离我更近了些,我后退两步,背对着他看着榕树庵后面山丘的苍翠松柏,继续说道:“心向高洁,隐遁深山便是,何必红尘中惹眼。”

“什么意思,隐遁,你要出家?!”宇文赞一步向前,要来抓我的手。

我寻摸着日后定要找个人多的地方,然后尖着嗓子喊一声非礼,治治他这一急就要抓人手的毛病。

我退始终与他保持着距离,很郑重地好像颁布命令一般说道:“我要离开青螺坊。”

没有了固若金汤的靠山,只有收起无端的任性,青螺坊不是我玩乐的地方,而是我可能被人取乐的地方。

*

在众人好奇的目光中,我鼓足勇气走进了翡翠堂,还好没有画押什么五年十年或者是终身的“卖身契”,虽然那样月例会更高。要去要留随我意,没有结的月例我不要了便是。

刚进后院,不知从哪儿窜出来的虫虫姑娘差点扑到我的怀中,她夸张地说道:“木樨你今日太美了。”她笑了,梨涡倩兮。

“你别闹了,我今日有正事呢。”我抽手想走。

“正事,教授舞蹈便是正事,上次你教我的兰陵王入阵曲,后一段我老是不得要领,你必须指点我一下。”我和虫虫关系比较好,她虽然骄纵但心地单纯,加上之前我面罩中还住着米粒一样的雪蚕,我也称之为虫虫,因此一听见这姑娘叫虫虫,我顿时心生好感,就连她的小性子也觉得理所应当。

算了算了,好人做到底,来了青螺坊,吃穿不愁,还找到了亲人,到底也算是我的福星吧,就算是为它尽最后一份力。

四面邻水,曲廊通岸,晚照亭果然是一方惬意的所在,在这里静静指点虫虫的一招一式,缓步回身,蹙眉剑刺,渐入佳境,连门外伺候的丫头都挤进来观热闹,意犹未尽的我接连跳了天竺、大宛、波斯、南诏等几支异域舞蹈,引得众人拍掌叫好,虫虫更是一边拍掌一边跳着说:“你都得教我,我全要学。”

而这时种老相公的小儿子种奎也被众人的欢笑声引来了。当然我也是之后才知道这个满脸横肉、矮小颟顸的家伙叫种奎。

他拨开众人,推开了虫虫,斗鸡眼般将我瞧定:“端的是不同于华夏族,果然是美得不可方物。”他的头摇摇晃晃,嘴角好似有哈喇子流出,锦衣华服穿在五短的身上,全是褶子极其不合身,好似偷来的一样。

《伴帝君》精彩评论

    貌若天仙的傻子女主(宇文赞,兰七)vs阴鸷狠戾的皇帝男主(宇文赞,兰七)。男主(宇文赞,兰七)少年登基被太后和朝臣把控朝政,太后为了膈应男主(宇文赞,兰七)选中了由钦天监卜算民间选秀出来的傻子女主(宇文赞,兰七)。谁知道心机深沉的男主(宇文赞,兰七)和幸运度max的女主(宇文赞,兰七)天赐一对,干翻了太后和朝臣,女主(宇文赞,兰七)后期慢慢心智清明起来。这篇文看点不在于代入女主(宇文赞,兰七)的苏爽,而在于男主(宇文赞,兰七)的亲政掌权和女主(宇文赞,兰七)的养成感,或者说是他们一步步改变彼此。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言情小说排行

    人气榜